特朗普点名美国纽约一医院:冷藏卡车运送大量遗体


郝同学说,她所在的天津市武清区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隔离点卫生状况和配套设施都非常糟糕:墙皮脱落,房间被褥有血迹、尿迹、菜汤等污渍,有人房间的马桶、下水道出现堵塞和反水现象、水龙头流出黄水等等。

无独有偶,3月24日,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无人处理。酒店方面解释道,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请学生艰苦一下,正找其他酒店。

据郝同学介绍,飞机于26日下午2点落地,机上乘客在工作人员指挥下分批下机,她落地后在飞机上等了5小时才被工作人员安排下机。

进到房间后,闹心事儿就一件件来了。她接着说:“房间里有两个床铺了床单,但两个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等奇奇怪怪的痕迹,上面一层灰,还有异味,你一闻就知道是之前客人睡过的,很恶心,完全就是睡不了的。”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天津卫健委的通报信息及“津云”新闻消息,天津市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第19例、20例、21例均是乘坐CA938次航班,于3月26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的乘客。

除了她自己遇到的情况之外,她在同一航班乘客的交流群中还了解到了其他人的情况:

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称,“我们将问题记录完毕之后会反映到所在区的区政府,然后由区政府再下派到各个部门进行处理。出现相关问题具体是酒店负责还是政府负责,是我们反应到承办部门后他们处理的流程了。”

人口第一的大省——安大略省新增151个病例,累计1144例,成为第二个病例突破1000的省,死亡病例增至19例,其中2例死亡病例是否可以归因于新冠病毒还有待实验室认定。

有人房间的墙壁斑驳不堪;有人床单上出现虫子的尸体;有人浴室的马桶堵了;有人房间水龙头放出来的水都是黄色的,根本无法洗漱;有人房间的热水供应出了问题;有人吃的盒饭里出现动物的毛发......

对于她发烧的情况,酒店医护人员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打120,去发热门诊;要么就自己先等一天,看看能不能降下去,因为她现在没有症状。医生建议她先不要打120,先等一天。